聚焦新基建多位政协委员建言产业发展新蓝图

中国经济导报
今年以来,新基建在高层会议中被频繁提及。新基建有助于稳投资、稳增长、促消费,是化解疫情不利影响、实现经济平稳有序发展的重要手段。从长期来看,新基建是夯实社会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基石。
“新基建就是以数字基建为主的基础设施建设。要把新基建搞好,首先要为其营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包括企业自主决策、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政府不直接干预多包容等,重点是要促进和维护市场的公平竞争。”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在日前举办的以“新基建新布局新动能”为主题的座谈上作出上述表述。此次座谈由人民政协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主办,参与讨论的多位政协委员聚焦新基建发展贡献智慧,围绕“产业互联网发展新路径”话题进行了深度剖析,并给出了相关建议。
新基建需要市场主体积极参与
刘世锦分析认为,新基建和过去老基建相比,在技术途径、投资方式和运行机制上有一些重要区别。首先,新基建大部分甚至绝大部分不是公共产品,而是企业经营的产品或者经济学上说的私人产品,是要买卖而不是免费就能拿到的。而老基建大部分属于公共产品或者准公共产品,比如建高速公路、机场等公共设施,很大情况下都是免费的。其次,这些数字经济或者数字技术的设施包括产业互联网,它们是由企业投资而非政府投资建设。最后,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新基建投资的大多是一些新技术,而且是成长中的新技术,技术路线和市场前景非常广阔。这类行业一般采取风险投资的方法,这种投资政府最好不要直接插手,交给企业和市场选择,才是明智之举。
对于新基建的发展,政府要为其营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刘世锦表示,以数字基建为主的新基建,本质上属于新技术推动的新产业,发展得快一点还是慢一点,要遵循市场规律和产业规律,不适合作为短期刺激政策的工具,要防止一哄而起运动式增长。他提醒说,“建议资本市场上少一些概念炒作,多一些专业深度研究,资本市场应该遵守客观、专业、审慎的原则,否则对投资者是不利的,对市场发展也是不利的。”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表示,发展新基建要鼓励市场主体的深度参与,以前搞传统基建,政府是主要投资方,融资渠道比较单一,主要是地方政府通过平台公司举债,造成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不断积累,而新基建不能照搬这种模式。“新基建区别于传统基建一个很重要的特征是技术能力,其建设和发展的核心问题是技术创新,鼓励市场主体特别是前沿科技企业参与显得尤为重要。新基建进一步吸纳市场主体深度参与,也可通过PPP合作模式,来推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一方面有利于新基建与终端需求的有效对接,另一方面也有利于新基建提高技术水平和国际竞争力。”
新基建与产业互联网融合互动发展
王一鸣谈到,新基建是服务于数字经济的数字基础设施。“从严格意义上说,新基建就是5G网络、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物联网这些信息基础设施,当然也包括传统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新基建在发展过程中要避免传统基建遇到的一些问题,比如需求不足带来的过剩问题、基础设施与产业发展的脱节问题等,最有效的解决途径就是推动新基建与产业互联网的融合互动发展。”
新基建能够为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打下更坚实的基础,产业互联网也能为新基建提供强大的需求。在王一鸣看来,没有产业互联网形成的强大需求,新基建就会缺乏终端的市场需求。而且,产业互联网也能给新基建引导建设方向和重点建设领域,这样能够最大程度降低新基建投资的浪费,提高新基建投资的效率。当下,要重视和发挥好新基建的乘数效应和正外部效应。新基建除了投资的拉动作用外,它通过数字化的网络,把相关的产业通过数字的收集、传输、存储、加工、应用等连接到一起,突破了产业间相互联系的时空约束,大大减少了中间环节,同时也创造更多的高质量就业机会。新基建可以拓展网络的用户数量,使得集聚的数据资源呈现迅猛的海量增长,进而最终能够带动经济体系包括产业体系的数字化和智能化,引发生产力的革命性变化。
如何加强新基建与产业互联网的融合和互动?在王一鸣看来,加强新基建与产业互联网的互动十分有必要。某种程度上,不仅一些地方政府建立了数据中心,包括一些大企业也都纷纷建立数据中心,而且新基建的投资主体大量都是头部的信息企业。目前,新基建与产业互联网在某种程度上是互相融合的,要通过发展上下游产业化的应用,来加快推进制造业、服务业的数字化进程,推进信息装备的标准化,构建产业互联网的应用生态,这样才能创造新基建强大的市场需求,“如果建了很多数据中心,却没有足够的市场需求,就会造成资源的闲置和浪费。”
数字经济发展带来新契机
“在全球应对这次疫情过程中,包括我国在内的多个国家都在充分运用大数据的优势,开发了很多实时在线的系统,包括逐批的跟踪、测试、预警、排查等健康管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表示,这次疫情催生了数字经济的发展,实际上也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契机。从宏观层面看,要加快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就需要发展数据要素市场,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
肖钢分析认为,我国发展数字经济,必须大力培育和促进数据要素的商品化、市场化,抢占战略制高点。数字资产是数字经济的基石,是人与物、物与物交互的重要形态,所有资产都能够数字化,都能够成为数字资产。从金融角度看,资产数字化以后就可以具有分割性、标准性、流动性,资产更容易流动起来。更为重要的是,这也为投资融资以及资金价值流通与交换开辟了全新的领域。发展数字经济必须要实现资产数字化,这需要加快推进实体企业和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转型。
当前,发展新型基础设施的关键是形成以新一代信息技术和数字化为核心的基础设施。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联通产品中心总经理张云勇表示,全社会都在关注新基建,积极利用5G发展机会,能够实现弯道超车,走出差异化的高质量发展之路。相比其自身发展,5G更大的价值在于赋能产业,“今年年底5G建设规模就可以达到100万台,届时候将形成覆盖所有地市的主要场景,北上广基本全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