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集海洋工程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国家工程实验室(深圳)主任朱江:大湾区须发力高端海工装备

        我一直在海工一线,对海洋工程装备有一些了解。现在我们有了981、蓝鲸号这样的大国重器,但也仅仅是自主建造了。从原创的角度,我们还是存在问题,有两个不足:一是高端海洋工程装备的原创研发不够,或者说我们基本没有原始的船型。这个有历史原因,因为我们国家海洋工程装备的设计建造,技术起步比较晚,特别是高端装备,都是通过引进、消化、吸收、集成再创新,在原始创新方面确实是一块短板。国内很多海工,无论是设计还是研究单位,主要是做选型设计或者基本设计,再有就是船厂的建造设计,跟原型设计差距很大。
       广东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我想是不是可以在大湾区建立高端装备的研发中心,包括实验中心,专门做海洋工程装备的研发,实现突破。
       二是高端装备配套产品的研制不足,直接体现在甲板吊、铆机、液压元器件、电缆的插拔件,尤其是适合深水开发的高温高压的元器件,国内制造生产的标准还是比较低, 质量不够稳定。能不能依托大湾区的加工建造实力进行突破?在大湾区周围海域,能不能利用闲置的平台,把它建设成海上实船的试验平台,对国产化产品进行实海试验,也可以进行科考。在大湾区推动高端海洋工程装备的发展,还是有相当的机遇和空间。
       在大湾区企业应对关键技术“卡脖子”难题方面,中集是怎么做的?我还是以海洋工程为例,我们国家海洋工程起步确实比较晚,上世纪50年代初,百废待兴,工业基础非常低,到60、70年代,对外闭关自守,对内自力更生,非常艰难地在砥砺前行。80年代以后才改革开放,对外学习先进技术,走的是一条“引进来、吸收、消化再创新” 的路,这条路实属不易。
        现在都在讲“卡脖子”技术,我个人有一点点不同的看法,我觉得可能还谈不上“卡脖子”,因为我们还在学习的过程当中,还是一个小学生或者中学生,还在跟着别人学,只不过别人在我们学习他们技术的道路上设置更多障碍而已。其实学习技术不是最重要的,学习了技术以后,我们自己怎么做,怎么原创,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才是更重要的。
        第二点,现在海工装备研发有几个特点,或者说挑战。如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母型船设计能力不足;以总装为龙头的集成技术体系并没有形成等。未来海洋工程的智能化大有作为,这是一个大趋势,海洋综合试验平台,海上监测检测,都是可以发力的方向。
        我再谈下中集海工是怎样开展研发工作的。一是以重大专项、重大项目为抓手,提高或者突破自主知识产权的能力。最典型的是 2015 年,中集收购了两家欧洲知名设计公司,加上自己对高端海上装备平台的基本设计,船厂建造设计都贯通了以后,率领22家产学研用的单位共同承担了工信部第七代高端钻营装备的研发工作。
        二是打造高端的研发平台,提高集成设计基础。举个例子,2016 年中集集团和中船708所共同承担了海洋工程总装研发工程实验室。通过实验室的建设,中集在下面分了船型实验室、海洋工程大数据研究应用实验室、海上新能源实验室等。
        三是承担创新任务,孵化科技成果2017 年,中集获批了深圳市智能制造创新中心这个创新中心是以“大联盟 + 小公司” 的运作方式,依托行业内的联合资源,共同攻克行业里的关键核心技术,把科研成果孵化成一个实际的业务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