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科技处副处长杨振:南沙布局海洋能源助力区域经济增长

        引言:本文提出了南沙在海洋能源与资源开发方面的三个新方向,并对南沙如何布局可燃冰产业提出了可行性建议。
       (特约撰稿:杨振,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科技处副处长)
 
        海洋新能源布局
        
        目前,我国石油的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了70%,天然气超过了40%,能源安全面临严峻挑战。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加强能源资源保障、注重能源资源开发、绿色低碳出行,努力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
 
        在这样的情势下,南沙作为广州唯一的出海口,地理位置极为重要,是广州蓝色经济的主战场。关于南沙在能源资源方面的布局,我谈
三个新方向:
        一是新层系油气,现在油气勘探开发主要集中于陆架浅水区,深水区主要以勘探为主。浅水区油气的年均储量增长和年均产量都已经接近平稳,储量年均增加5%左右,产量年均增加2%,这种情况是比较严峻的,跟不上经济的增长速度,而且浅水区的油气勘探开发活动接近饱和,我们必须走向新层系。中国近几年的勘探表明,新层系的资源量超过35亿吨,勘探潜力极其良好,这是新的领域,需要新的技术、新的装备、新的开发,将会形成一个新的产业链。

        二是深海矿产,包括结核、结壳、稀土硫化物等矿产资源,现在镍钴在新能源汽车、航天领域具有重要用途,而且稀土元素被称为工业的维生素。美国、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已经对涉海矿产资源进行了初步调查,国际上知名的鹦鹉螺等公司已经进行了试开采,现在我们国家对深海矿产资源的勘查技术已经逐渐成熟。经过多年的努力,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支撑我国在国际深海区域成功申请了五个矿区,未来的深海矿产资源开发必将是一个新的方向,也会带动深水勘探装备的研发,形成集深海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加工、运用于一体的产业链。

        三是新能源天然气水合物,现在海域油气的储量增加基本上比较稳定,水合物等新能源资源量极为丰富,实现商业化开发要攻克勘查、开发及后期的储运、销售等一系列环节。它是一个多学科的领域,会促成一个产业链的整合。这三个方向是南沙区在技术和支持方面需要重点考虑布局的。

 
 

可燃冰产业化

        广州海洋地调局的深海科技创新中心基地就建在南沙,并将于2021年投入使用,这将大力推进可燃冰产业化进程。可燃冰产业化将为南沙海洋经济带来的效益,有三个方面:

        一是能源方面。目前,广东省80%依赖于外省调入和进口,能源自给率不足六分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实现天然气水合物产业化开发,将是解决这个问题的重要抓手。勘查结果表明,海域的天然气水合物资源量非常丰富,广东省管辖海域的天然气水合物资源量大概是178亿吨,相当于现在珠江口盆地所有石油和天然气常规资源量总和的2倍。实现天然气水合物开发,将缓解广东能源紧张形势,保障大湾区经济的健康发展。

        二是拉动区域经济增长。天然气水合物产业化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每一个方向都是一个新的产业,一个新的产业集群,不仅会拉动广州南沙的经济增长,也会形成一系列新的增长极,将成为蓝色湾区经济新的增长点。

        三是科技创新方面。天然气水合物面临的最大问题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理论方面,现有开发理论需要进一步完善;二是技术方面,分两个层次,一些“卡脖子”的技术,如大型海工装备,关键核心技术装备一直受制于人,需要联合相关的企业、高校、科研院校进行集智攻关,以科技创新为引领,以攻克技术为目标,实现天然气水合物产业化。另一个层次,实现天气水合物产业开发将树立国际标杆,依托我们的装备、经验、技术优势走出去,持续提高科技创新的辐射引领能力,扩大我们在国际上的影响力。

        关于南沙如何布局天然气水合物,有两个方面:一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加强粤港澳大湾区天然气管道的基础建设,在南沙增加一些天然气管网、储运基础设施方面的设备,并与省的管网和区域管网实现互联互通,实现全国天然气销售运输的一张网。另一方面,鼓励建立完善天然气水合物大规模开发利用的市场化机制,以政府主导,引导科研院所和相关企业参加,共同推进产业化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