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燕雨林:南沙发展海洋新兴产业的四个方向

广东海丝研究院
       引言:本文建议南沙要从一个地理层面的滨海城市,变成一个产业层面的海洋城市,需要围绕关键技术、重大装备、核心元器件等领域来大力发展海洋战略新兴产业。
       (特约撰稿:燕雨林,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南沙是广州发展海洋经济的主战场
       我们说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广东省社科院一直在研究海洋经济,做了很多关于南沙区海洋经济的课题。我们也向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送了很多专报,建议高度关注和支持南沙区发展海洋经济。
       南沙是广州唯一的出海口,也是广州发展海洋经济的主战场、主阵地,南沙要发展海洋经济应该“树立两个观念”、“围绕三个方面”、“聚焦一个领域”。
       树立两个观念:一是树立新海洋发展观,现在人类已经进入海洋经济时代,我们不能还是传统的发展观念,盯着陆地上面的一亩三分地,我们应该有蓝色国土的观念,向海洋要资源、要空间的理念,不能是原来的陆地发展观,要海陆统筹,向海发展。二是大海洋科技观,我们一定要认识到必须以科技和创新来驱动海洋经济的发展,不能像以前一样搞一搞沙滩经济,搞一搞近海养殖,那不是真正意义的海洋经济,一定要用科技来驱动,要构建海洋的科技创新体系来支撑海洋经济发展。
       围绕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我们要围绕关键技术、重大装备和核心元器件这三个领域来发展海洋经济,开展海洋科技研究。现在海洋科技有很多短板,还有很多“卡脖子”的技术,如水下焊接技术一直没有解决,反渗透的海水淡化技术也没有,海上风电场的设计技术也没有。第二个方面,重大海洋工程装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比方说海洋科考船、深海勘测船、半潜船、无人船、水下机器人,还有一些大型海洋开采装备、海上钻井平台、海上风电装备,我们都很欠缺。第三个方面,核心元器件。很多核心的元器件,重要的海洋新材料,我们都没有。未来南沙要发展海洋经济,要从这三个方面展开。
       聚焦一个核心领域。要聚焦深海大洋,要发展深蓝科技,一定要围绕国家的南海大开发、大战略来开发远洋科技、深海科技,不仅仅是搞一些滨海旅游业、近海养殖业,这些都不是高质量的海洋经济。
南沙如果能发挥滨海城市的地缘优势,利用好南沙的海洋科技、人才、资源,产业基础,南沙完全可以构建一个现代化深蓝产业体系。
 
       抢占海洋新兴产业制高点
       海洋经济已跨入以高新技术引领的新时代,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成为各国争相抢占的科技制高点。南沙要从一个地理层面的滨海城市,变成一个产业层面的海洋城市,需要围绕关键技术、重大装备、核心元器件等领域来大力发展海洋战略新兴产业,只有这样,南沙的海洋经济才能迈入一个高质量发展的水平。
       深圳说起来很牛,包括海洋经济的整个体量,科技创新等能力都是很强的。但我们仔细分析深圳的海洋产业结构,发现滨海旅游业占到47.2%,说明深圳远远没有达到海洋经济高科技、高质量发展的阶段,更别说南沙了。
       我们最近和中科院在做广州市的“十四五”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广州市政府提出一个要求,能不能把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单独列一章,说明什么?说明广州市非常看重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我想南沙也不能什么都做,要立足于南沙的产业基础,立足于南沙的科研条件,立足于南海大开发的大战略,我想南沙要重点发展四个方面的战略性新兴产业:
       一是发展高端海洋工程装备制造。海工装备是海洋经济的核心产业,南沙有基础,要大力发展造船,特别是一些比较高端的造船,如深海勘察船、科考船,要发展海洋油气开发的重大装备,包括钻井平台,可燃冰开采装备等。
       二是大力发展以可燃冰为代表的海洋新能源产业。南沙应该走在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前列,要把可燃冰产业做大做强。
       三是海洋新兴服务业。虽然说它跟技术并不相关,但也是支撑整个海洋经济发展的重要方面,特别是海洋金融服务业、科技服务业、国际航运服务业。南沙一定要把高端国际化的航运服务业发展起来,比方说国际化的船舶检测、代理,海事仲裁、海事教育,这些都是要跟国际接轨的海洋新兴服务业。
       四是大力发展海洋+新兴业态。比如发展海洋+互联网,基于北斗卫星导航的船舶发展军民两用的海上通讯设备;发展海洋+人工智能,无人船、无人艇、海上机器人;发展海洋+大数据、海洋+云计算等,这些都是未来的新兴产业,是南沙应该发展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