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集集团党委副书记于亚:“以我为主”,构建南海开发“后发优势”

      导语:南海规范标准、南海开发方案要更好的发挥我国海工装备产业链的优势,发挥大湾区产业链的优势,拉动自主创新和国际合作,吸引全球产业链和创新链向大湾区聚集。
      (特约撰稿:于亚,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

      南海占我国海洋面积的2/3,是海洋资源最丰富、最具开发潜力的海域。中集集团有三座自主设计建造的超深水和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参加南海油气和天然气水合物的试采,包括大家所熟悉的参加天然气水合物试采的蓝鲸1号和蓝鲸2号。
      在国家加快海洋开发,特别是南海开发的今天,海洋工程装备如何提供更好的装备保障、提升国际竞争力?南海开发如何更大规模的展现规划方案、工程科技和机制体制上的后发优势?这是海工企业站在“十四五”起点上,所非常关注的问题。
      南海具有其独特的深海气象海况和复杂的海底条件;海洋油气、海底矿产资源包括天然气水合物、海上风电和鱼养殖资源丰富。南海这两个特点对海工装备和开发技术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过去十年,我国深海装备包括“国之重器”,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突破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国之重器”自主总装设计实现突破,包括981,蓝鲸号,天鲲,陵水17-2等一系列重大装备的突破。其二,国产化产业链的迅速成长和对国际产业链、国际供应链的管理能力迅速提升。第三,产学研一体化的开发格局和科技创新模式,产业生态初步建立。海洋装备的发展改变了全球海工装备的产业格局,也为加快海洋开发打下了基础。“十四五”到2035年,我们有可能从海工装备“国之重器”的突破,转变为“国之重器”+“产业链的突破”;转变为“海工装备”+数字化和工业互联网的突破;转变为“从颠覆性创新,到颠覆性+引领性创新”的突破。
 

      聚集南海开发的“产业链”、“创新链”
      大湾区是南海开发的桥头堡,汇集着两条产业链来支撑南海开发。一条是“研发设计+总装建造+配套产业的制造业产业链”,一条是“海上作业+装备运维+支持保障的生产服务业产业链”。生产服务业产业链里面,包括技术服务、生产服务、物流保障以及金融服务。同时,不同的资源和海域条件会定制不同的开发利用方方案。南海的开发是分海域、分阶段的系统性的创新活动。因此,上述两条产业链,同时也是两条创新链,是在大湾区可持续成长的产业链、创新链。这两条产业链和创新链在大湾区聚集,所以大湾区承担着聚集国内外产业链、供应链来支持南海开发这样一个角色和历史的方位。
 

      “我们的后发优势”
      一是,建议“十四五”将重大开发项目和科技重大专项更好的统筹结合。更多的海洋科技专项从内容到完成时间,从结构到节拍,与南海开发规划和重大工程更好地对接。科研专项和国家工程、和市场订单项目的直接结合、“产学研用”的深度融合,应该是南海开发项目(专项)机制上的“后发优势”。
二是,海洋开发也是一个“双循环”市场。深海开发有两大聚集地。第一个聚集地是极地海域。在极地海域,包括北极圈、巴伦支海、亚马尔湾,中国海工企业已经有深度的参与,并且取得了一定的竞争优势。第二个聚集地就是南海,南海是最主要的“内循环市场”,也可以说是我们的“主场”。要充分发挥南海的“大循环主体”的作用,科学把握南海主场机遇,“以我为主”制定南海规范标准,统筹南海开发方案和模式机制,以加快实现规模化、经济化开发和绿色开发;南海规范标准、南海开发方案要更好的发挥我国海工装备产业链的优势,发挥大湾区产业链的优势,拉动自主创新和国际合作,吸引全球产业链和创新链向大湾区聚集。
期待“十四五”期间南海开发有一个明显的提升和提速。与此同时,将大湾区建设成为支持南海开发,以产业链聚集和开放合作为特征的产业高地和创新高地。以南海开发主场需求拉动,以我为主、国际合作、创新突破,应该是南海开发的另一个“后发优势”。
 

      “建设海洋开发的主场”
      过去10年,我国海工产业实现了历史性跨越,实现了零的突破,我们正在进入第一集团军的阵营。这个过程中,行业一定程度实现了弯道超车,但也承担了很大的产业周期性压力。如何在后一个十年发展海工产业?这里存在一个基本矛盾问题,海洋开发和产业发展存在不同步的问题。我国目前海洋经济处在起步和发展阶段,但自2014年起已经成为“海洋工程大国”,以发展中的市场来支撑一个大产业。中集进入海工产业时,国内需求市场还未发展起来,国际需求对“首台套”又有着非常严苛的门槛。今天的情况已大不相同,我们期待加快南海开发并且要以主场的观念、主场的态度、主场的姿态来规划海洋开发规划、标准、规则,这样才有可能拉动我们产业的发展,拉动全球产业链聚集南海。
        

       “为海工行业提供更大的腾挪空间”
       一是国家层面需求还未释放,在深海开发领域民营企业举步维艰。深海开发是国家根据资源情况、勘探情况做出规划安排。现在南海有五条线在进行海洋开发,第一,海洋油气;第二,海底矿藏,特别是可燃冰和多金属结核矿;第三,海上风电;第四,渔业;第五海洋电子信息。虽然近年来海洋开发明显加快,但实际上,海洋开发的速度和国家整个战略安排还有一个能级的差距。从需求侧看,国家海洋开发政策和环境条件还需进一步统筹贯通。
二是我国海工行业的窗口期短。深海装备方面,深海装备主要市场在国外,同等条件下我国企业机会窗口比国外企业短。行业景气的时候,国外客户传统习惯性的先把订单给韩国、新加坡,而我们是后拿到的;但是周期性调整的时候,经济往下走、油价往下走,受影响的首先是中国企业。
希望“十四五”到2035年,国内市场发育,特别是南海市场的发育,有机会使海洋工程产业在国际竞争的基础上,会有更大的腾挪空间和发展空间。
 

      “加快南海开发是一个系统工程”
      海洋开发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它取决于规划的科学性,组织的科学性,系统的完整性和产业链的成熟。这个过程需要政府这只手来培育海洋需求和市场环境。国家加快南海开发,大湾区是南海开发的桥头堡,要研究产业生态,研究如何统筹资源,研究如何建一个健康、合理、绿色,有利于发展、有利于创新、有利于产业成长的南海。这个问题政府和企业都有责任,也期望企业更多地参与南海开发的规划和纲要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