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开院可持续发展与海洋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安然:南沙可探索建立海洋人才特区

引言:本文从人才、金融、科技、制度创新等方面,阐释南沙怎样创造差异化的优势。

南沙的港产城融合

      我来自于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主要做海洋经济和海洋政策方面的研究比较多。再次来到南沙,这一年的变化挺大的,整个外部环境都在变,去年我来的时候主要讲海洋中心城市,今年已经有 8 个城市都在争海洋中心城市了,整个大湾区的建设,跟国家的战略,包括国家给深圳和大湾区赋予新的使命,其实都有很大的变化。

      大家都知道大湾区三个平台,前海、南沙和横琴,唯一有港口和先进制造的产业空间的只有南沙,横琴有一部分生物医药,前海基本上要做商业楼宇和城市开发,所以南沙还有大量的产业空间和实体的产业空间。因为我们一直在研究湾区经济,湾区经济的核心不是大量的房地产堆砌起来的城市群,而是真正的实体产业的发展,我们看到南沙未来的发展前景。
      集装箱港口在集聚发展,深圳已经走下坡,深圳的集装箱有限,南沙依托于集装箱的港口发展和未来的先进制造,整个港、产、城融合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增长空间。
      三大平台都有金融功能,但是各自的金融属性不同。前海一直想跟香港的金融中心联动发展,实际上做得不是很好。南沙的金融可以真正服务于实体经济,服务于实体产业,金融和先进制造,跟智能制造能够结合起来,这是南沙下一步最有空间的,我们也看到了这样一个未来增长的空间。

打造海洋大数据示范区

      那么,南沙可充分利用哪些优势,实现差异化发展?
      一是人才先行。毋庸置疑,人才对海洋的重要性,深圳提了很多年要吸引海洋人才,南沙是实实在在吸引海洋人才,特别是内地的很多海洋科研机构,都希望从寒冷的北方来到温暖的南方,从事海洋科学研究。
      二是海洋人才专项政策。青岛和舟山都出台了海洋相关的人才政策,南沙没有出台,深圳也没出台。我们今年年初做深圳海洋大学方案的时候,也到大学里去调研,发现一个问题,在引进海洋国际性人才、海归人才的时候,遇到现有的人才引进的标准问题。我们认为在国际上非常有名的海洋专家,按照深圳的空缺计划和相应的人才计划都不达标。
      南沙能不能从大湾区的角度率先建设一个海洋人才的特区?我认为要做三件事:
      一是把大湾区涉海人才做一个引进目录,这样能在大湾区整体利用。把横琴和前海的人才税收政策复制到南沙,在南沙针对海洋人才出台税收政策;把关于专业人才的政策和制度创新在南沙做集成创新,率先建立人才高地。人才来了,事情才能更好地做下去。现在国内很多产业园区,包括一些科研平台,能看到的都是人名和照片,怎样把这些科研人员留下从事产业和科研,是南沙一定要做的。
      二是科技的联动。很多大科学装置分布在珠三角,南沙涉海大科学装置最多,东莞有散裂中子源,深圳有鹏城实验室,它们之间有很多的联动和发展。
      怎样依托这些大科学装置平台来发展,有两方面的想法:第一是专项资金,深圳财政非常充裕,为什么我们的实验室不用深圳财政的科研经费呢?是不是统筹一下大湾区的海洋科研经费,从省到市,把经济发达地区的财政科研经费充分利用起来,为大湾区所用?第二是科研联动肯定离不开产业和企业的发展。其实从南沙开始,一直到东莞的滨海湾,到深圳的海洋新城宝安,可以做海洋电子信息和高端智能装备的产业带,能够集聚发展,把市场活力和产业基础真正协同起来。
      三是制度的探索和创新。大家知道海洋方面有很多的制度和政策性的障碍,改革开放四十年,国家给了深圳四十条的大礼包,这四十条只是开始,未来还有很多政策和制度创新的空间。我们现在提需求侧改革,可以考虑把海洋的需求、海洋的内需真正释放,在海洋的智能化、海洋信息和海洋大数据方面,提出类似于智慧湾区海陆一体的电子信息和信息数据的应用场景,通过信息场景和应用环境的打造,牵引整体产业链的发展。把南沙建成海陆一体的海洋通讯信息大数据的示范区,能有效带动产业链的应用和发展,把需求侧真正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