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区再迎政策利好,南沙航运业或迎发展高峰

广东海丝研究院
       导语:2020年10月1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加大对粤港澳大湾区支持的第二天,南沙区委宣传部就组织南沙区金融工作局、财政局、口岸办、税务局及广州港南沙港务海港公司等部门召开座谈采访,就国务院常务会议对大湾区高水平开放的最新部署工作进行解读。
 
       10月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为加大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支持、推动更高水平对外开放,会议决定,从今年10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对在南沙自贸片区开展国际航运保险业务给予一定的税收优惠;从今年10月1日起,对以珠三角9市37个港口为启运港、以南沙保税港区和前海保税港区为离境港的水运货物实行启运港退税政策,境内货物启运出口即可退税,减少企业资金占压成本。

       该项决定的提出,对广州南沙区自贸片的利好可见一斑。
 
国际航运保险获免税优惠,南沙将迎保险企业集聚

       航运保险,又称“海上保险”或“水险”,是为海上运输和海上贸易提供风险保障的一种制度安排。航运业为航运保险发展带来直接的业务来源。反过来,航运保险可以通过风险转移机制将航运业中的固有风险转移分散,增强航运业承受及应对风险的能力,保障航运业的顺利发展。
       据南沙区金融工作局副局长姜俊介绍,目前在国际航运保险业务方面享受优惠的城市仅上海、天津、深圳(前海片区)及福建平潭。其中上海、天津模式统一,即为注册在上海、天津的保险企业从事国际航运保险业务取得的收入免征营业税;而深圳前海及平潭享受优惠条件较严格,要求为注册在深圳市或平潭市的保险企业向注册在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或平潭市的企业提供国际航运保险服务取得的收入免征营业税。
       他表示,具体细则需等进一步细化政策出台,但根据过往案例,南沙自贸片区国际航运保险业务免税模式可能为免征营业税,惠及企业要求或为上述模式之一。
       无论哪种模式,南沙区国际航运保险业务均将有飞速增长。据不完全统计,由于上海、深圳等地国际航运保险业务免税政策的实施,广州地区航运保险业务流失现象明显。以某保险公司广东分公司为例,为减轻税负,分公司不得不舍近求远,将1.2亿保额的国际航运保险业务转去上海出单。与此同时,异地承保和本地服务所带来的冲突也为广州的保险企业、航运企业带来不便。
       “国际航运保险税收优惠政策落地南沙后,企业也不用再‘舍近求远’,航运保险业务有望回流到南沙。”南沙区税务局货物和劳务税科副科长杨景华表示,政落地之后,将吸引更多保险公司到南沙集聚,预计南沙自贸片区的国际航运保险业务将增长20-30%,这也有利于有效激发南沙片区航运物流、特色金融等生产性服务业活力,更好地发挥南沙现代物流业的优势,促进南沙成为粤港澳和东南亚的货物集散地和物流枢纽,助力广州打造国际航运中心。
       姜俊表示,接下来南沙区金融局将跟进政策配套细则落地,加强整体规划,推动更多具备承办国际航运保险业务的保险机构到南沙落地、集聚,培育一批航运保险中介机构,健全航运保险人才的引进机制,同时加强与上海保险交易所等专业机构的合作,助力南沙建设航运枢纽。
 
出口业务获批启运港退税政策,南沙国际枢纽港建设加速

       启运港退税的是出口退税程序的一项创新改革措施。一般情况下,出口退税为将货物运到出口港口并办理结关手续以后方能退税,而启运港退税政策则是从运出启运港时(尚未到达中转出口港)即视为已经出口并办理退税手续。经多年试行后,最新一版启运港退税优惠政策于2018年12月下发,升级了启运港退税的适用条件并明确了相关事项。
        “按照以往的出口退税程序,货物从南沙海港离境之后才能办理退税,算上驳船航程和出港结关各环节的时间,货主拿到退税款至少要等半个月。”广州港南沙港务海港公司业务拓展部经理洪艺彬介绍,而在启运港退税政策下,货物从启运港一出来就能退税,有利于企业资金流动,加快企业资金周转,对于落实"六稳"和"六保"工作有促进意义。
       南沙区口岸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实施启运地退税政策,将间接引导出口货源向南沙港集聚,有效扩大南沙港国际货运量,拉动南沙港国际中转业务有效增长,进一步促进南沙港国际枢纽能级提升,助力南沙国际枢纽港建设。
       珠三角地区制造企业集聚,外贸业发达,珠江水系上有众多外贸中小码头。此次落地的启运港退税政策覆盖珠三角9市37个港口,企业可在当地办理退税手续,有效地将保税综保区地政策优势放大到珠三角,提升内陆地区经济开放度,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加快南沙建设广州国际航运枢纽主要承载区步伐。
       启运港退税政策是国际航运枢纽港建设的“催化剂”和“助推剂”,国家已于2012年率先在上海洋浦港试点,至2018已将启运港口岸扩大到13个启运港,离境港由原上海市洋山保税港区扩大至上海市外高桥港区,并放开运输工具及直航等限制。目前,长江流域沿线主要港口已全面实施启运港退税政策。如今启运港退税政策优惠扩大到粤港澳大湾区,将给珠江航运带来新的竞争力。
       然而仍须注意的是,启运港退税政策在具体实施中仍存在一些问题。由于牵涉到海关和国税等相关部门跨地区的协调作业,启运地退税政策在具体监管的可靠性方面仍有待完善,出口退税手续及流程仍需简化,数据的跨地区流转及交互机制仍需优化。要真正做到离开启运港即退税,南沙需加强与珠三角9市37港口的协作交流,充分了解企业的实际诉求,出台配套政策,推动启运港退税政策的真正落地实施。
 
南沙立足粤港澳大湾区,航运业优势明显

       据记者了解,近年来南沙一直努力向国家部委争取实施国际航运保险业务和启运港退税优惠政策。国家经过对上海等地区的政策实施效果及南沙的战略定位和产业发展进行充分评估论证后,决定在南沙自贸区推广实行国际航运相关税收优惠政策,这体现了国家对南沙打造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的高度认可和大力支持。
       广州南沙新区位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地理几何中心,是国家级新区、自由贸易试验区,也是广东对外开放的重要平台。南沙港拥有南中国最具规模的集装箱和通用码头群,是广州港的主力港口。
       目前南沙航运在基础设施、集疏运体系、航运服务业、外贸新业态上均有较好基础。南沙港区码头岸线长度2100米,前沿水深17米,现有10万吨级泊位6个,有汽车、化工、粮食、集装箱、散货等专业码头,码头配备先进的吊装机械设备和智能港口信息化系统;据统计,2019年南沙港集装箱吞吐量达到1675.68万标箱,同比增长7%,占广州港全港集装箱吞吐总量的比重上升至73.4%,巩固了广州港集装箱吞吐量全国第四、全球第五的地位;截至今年9月,南沙港区现有国际航线数量114条,内贸航线32条,贸易通达全球200多个国家的400多个港口,成为辐射华南通达全球的世界级枢纽港区;集聚航运物流企业超过7000家,大湾区国际分拨中心、集拼出口、国际中转等一批新业态新模式正在形成,国际航运枢纽能级持续提升。
 
航运金融发展早有部署,南沙或趁东风高速发展

       一个成熟的国际航运中心必然要有发达的航运金融服务业做支撑,如纽约、香港、东京、伦敦、新加坡五大国际航运中心都是著名的国际金融中心。因此航运金融服务体系在国际航运中心发展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在南沙十三五规划中明确提出,要以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为突破口,大力发展航运金融,探索构建以航运保险、航运产业基金为重点的现代航运金融服务体系。
       2019年10月18日,南沙与上海保险交易所合作的全国首个线上航运保险要素平台上线运行。航运平台台致力打造集航运企业、船舶代理机构、船舶管理机构、海运货物装卸及仓储等相关服务企业的全产业化综合性服务平台,通过一系列的航运保险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和配套服务,实现航运保险投保线上化、自动化、标准化、无纸化、简便化。
       据统计,截至2020年6月39日,航运保险要素平台累计实现内河船舶险交易量102单,累积保费金额712万元,累积风险交易保险金额4.4亿元,有利支撑南沙航运产业发展及业务创新,逐步成为广州建设国际航运中心的有力抓手,提升粤港澳大湾区航运金融服务能力。

       基础雄厚,提早布局的南沙,在迎来政策利好的东风后,将加快南沙发展航运业的步伐。
       然而不容忽视的是,新冠疫情后全球经济和贸易萎靡,航运业也被迫放缓其发展步伐。在危机背后,也有航运业加速转型所带的机遇。南沙需抓住航运业数字化转型风口,大力推进智慧港口及航运信息平台建设;充分利用粤港澳大湾区优势,加强与珠三角9市的合作交流及信息互通,推动数据要素共享、流通;加强与香港在航运服务上的合作,对接国际规则,推进航运人才培养与引进;持续提升政府效能,优化公共服务,提升营商环境。

记者:易达
通讯员:余丽颖